YRJ_我满天的小二哥

嘿嘿嘿嘿嘿

【J2】执子之手 Somewhere with you 01(疗伤温馨向)

文沫回忆:






作者:JillMarie


译者:文沫回忆


分级:R


配对:Jensen/Jared


授权状态:已授权




Summary:


自从他的离婚变成了公众话题之后,Jared不管去哪里狗仔队都会跟着他。与华尔街大亨Tom Welling的离婚丑闻失控了,让Jared只能尽可能的保护自己的女儿免于媒体之下。他带着他的女儿飞到了弗罗里达海岸的小镇上,Jared不得不接受一个陌生人伸出的援手。


4年前的Jensen·Ackles拥有他想要的一切——一个伴侣,和一个孩子。但当那些完美的生活从他身边生生撕离时,他发誓再也不会接受别人进入他的生活。如今的他穿行在各个自然灾害的现场,帮助那些灾难中的人们。


他没想到当他筋疲力尽的出完任务之后,回到家却发现一个陌生人占据了他的床,而他敢保证,他再也不想听冰雪奇缘的主题曲了。


Attention(废话):


有点像疗伤治愈文….看完之后会很温暖,有人说像童话,但我觉得非要说的话,应该更像是给成年人的童话。每个人的生命中都会遭到各种坎坷,而这篇文会给你在坎坷中感到温暖,让人发出会心的微笑。


看完后给我的感觉,就像是那部很多人在圣诞节必看的电影Love Actually(真爱至上)。暖洋洋的治愈生活中的苦痛,并对未知的未来充满希冀。


一个孩子,一只狗,还有两个人,他们将在接下来的十章中为你们献出无尽的温暖,愿这篇文章能为你的生活带来点点光明。





Somewhere with you


执子之手




 


第一章  安全之地


 


 


如果Jensen没有花费整整18个小时来开车的话,他就不会对家里那些细小的变化无动于衷。比如门口多了的那些鞋,柜台上放着的啤酒瓶,以及咖啡桌上的笔记本电脑。甚至他的狗不平常的闻嗅反应也没引起他的注意。他的大脑完全忽视了这些东西,因为他想着的只有他的床,以及美美的睡觉时光。


 


直到他走到卧室的门前,他的大脑才发现有什么事不对劲。他迷迷糊糊的大脑深处发出了一声低语。“为什么我的门关着?”


 


他的大脑一下子警醒,摸过家中的枪,他静静打开了门。


 


有一个Jensen不认识的,而且更不可能被邀请上床的男人安详的睡在那里。“该起床了睡美人!”他打开灯大喊出声。


 


男人急喘了一声,立刻震惊的弹了起来,让盖在他身上的被子滑到了他的腰间,男人的上半身赤裸着。


 


Jensen拿枪指向陌生人,但是他的眼睛不经意瞟向侵入者的身体。即使这个时候,他的声音也充满威胁。“你他妈的是谁,还有你他妈的在这搞什么鬼?”


 


男人伸出手,仿佛想在愤怒的Jensen和他之间做一个缓冲。“我,我是Jared。我——”


 


在他能说完之前,另一个屋子传来尖叫,两个男人都转过头去。“爸爸!”


 


Jared立刻冲向了另一个房间,忽略了那个举着枪的人。“Kaylee!”


 


 


 


“爸爸!是狗狗!”孩子喊道。当那只狗闻她的头发,舔她的脸时,她将胳膊环过了狗狗的脖子,“爸爸我能养它吗?”


 


Jared听到身后的人发出一声轻哼。“她叫Roxy,还有抱歉,Sweetheart,你不能养她。”


 


听到主人的声音之后,狗狗跑到了Jensen的旁边坐好。他随意地弯下身,挠着它的耳朵。


 


因为狗狗的走开,Kaylee撅起了嘴,端详着面前的陌生人。“你是谁呀?”


 


“我叫Jensen,这是我的狗,它叫Roxy。”Jensen单膝点地,拍了拍狗狗,“你叫什么呢,Sweetheart?”


 


“Kaylee Pudlecki。”


 


“Pada——”Jared刚要张嘴纠正便制止了自己,他站在了Jensen和女儿之间,“我们去大厅谈?”


 


Jensen看了一眼另外一个人,意识到对方的警觉。Jensen举起双手站了起来,希望不再被认成威胁,“走吧。”然后他看向小女孩,“很高兴认识你,Kaylee。”


 


“Roxy可以呆在这吗?”


 


狗狗的尾巴开始摇了起来,Jensen刚要同意,就听Jared张口。“今天不行,Kaylee。”


 


狗狗和孩子都失望地望着他,Jared吻了女孩的额头,把她带进了屋里,便走向了大厅。“咱们谈谈。”Jared朝厨房点了点头,语气不善地说。


 


被对方第二次警觉袭中的Jensen只是点了点头,他感到有些有趣,跟着Jared去了厨房。


 


Jared挺起胸膛,将胳膊折叠在胸前,似乎希望自己看起来尽可能地有压迫感。“我不知道你是谁或者你以为你是谁,但是你绝对不能就这么走进别人的家,还拿着把枪乱晃。如果你再不离开,我就报警了。”


 


“离开?我可不想。”Jensen咳嗽了一声,尽力不被对方逗乐,“就像我刚才对那个小太阳说的那样,我的名字叫Jensen,Jensen·Ackles。如果你看一下这房子的地契,你会发现上面写的是我的名字,在户主那一栏。”他看着另一个男人处理着这些信息,“现在,Pudletski先生,我非常——”


 


“Padalecki。”Jared打断更正,“Jared·Padalecki。”


 


Jensen疲惫地向他微笑,点了点头。“就像刚才我说的那样,Padalecki先生,我非常疲惫,也很想睡在自己的床上。但既然你在这,客房里还有个孩子,我今晚就睡沙发了。”他们两个人都看向那个又小又简陋的沙发,双双皱起眉来,“我们明早再谈这事。”


 


Jared想要争辩,但是感觉无话可说。但是他怎么能和一个完全的陌生人睡在一个屋檐下?“你就不能——你还有别的地方可以去吗?”


 


“这是我家。”Jensen尖锐的点出这个事实,“你怎么不找别的地方去?”


 


“额,但是,我的女儿。”Jared支支吾吾地看向女儿的房门。


 


Jensen叹了口气。“听着,我不是说要赶你走。我只是告诉你,我今晚睡沙发,明天我们再来谈这件事。”


 


Jared深吸了一口气。“好吧。”


 


“行。”Jensen看向那个小沙发时,他几乎要开始抱怨了,“哦,额,嘿。”Jensen拿出枪,“你不介意的话,我想把这个锁到小家伙碰不到的地方去。”他走向卧室。


 


“等下,你去哪?”


 


“我的保险箱在衣柜的顶层。”


 


“哦,好。”不相信Jensen的Jared跟着他去了卧室,看着另一个人锁上了枪。


 


Jensen看向自己的床,叹了口气。这个混蛋最好能对今晚我的牺牲感恩戴德。他瞟了一眼Jared,想着是不是该商量一下分享床的事情,但是他累的没劲商量了。“我们早晨再谈。”


 


 


 


Jensen很习惯伴随着脖间的轻嗅醒转,有的时候是脖子,或者是任何Roxy可以够得到的裸露部位。但他却不习惯之后传来的咯咯笑声。他睁开一只眼睛,看到一个小女孩朝他微笑着。太早了,如果不是Roxy在这,他都想把她推开再美美睡上5到20分钟。但是不幸的是,这个小女孩确实在看着他笑。


 


“有什么好笑的,小南瓜头?”


 


“你的狗狗在跳舞呢。”她指向大门,狗狗正在旁边踱步着。


 


Jensen弯腰自己看了一眼。“哦,可怜的家伙,她想出去。”他看向Kaylee,“你能为她开下门吗?”


 


女孩摇了摇头。“我不能自己出门。”


 


Jensen抱怨了一声,不过那门冲着大海,她的父亲不让她这么做是对的。“好吧,那看来我不得不起来了。”


 


他将狗放了出去,知道Roxy回来之前还会追一会海鸥玩,他开始做咖啡。过了一会,一只小手抓住了他的腿。“叔叔,我饿了。”


 


“好。你想吃什么?”


 


“冰淇淋。”


 


Jensen笑了出来。“我可不觉得早餐可以吃冰淇淋。或许….”他打开一个又一个橱柜,又走向冰箱,“酸奶怎么样?”他拿出一个红盒子,上面有一个带着球帽的卡通女孩。


 


Kaylee点了点头,做出要拿酸奶和勺子的手势。她拿着它们爬上了沙发。“谢谢你,叔叔。”


 


Jensen坐在她的旁边,自己也拿了一杯酸奶。“你可以叫我Jensen。”


 


“谢谢泥menmen。”她吃的满嘴都是酸奶。


 


Jensen拿起遥控器。“吃早饭的时候有什么卡通或者好看的想看吗?”


 


Kaylee点了点头,唱了起来。“Nickledeon!(尼克国际儿童频道)。”


 


“好的。”Jensen转换着频道,直到孩子叫他停下。“哈。”带着足球帽的女孩和她会说话的猩猩节目正在上演中。


 


 


 


Jensen坐在那里吃着酸奶,让自己认真听了一会Dora和那只孩子谈的不管是什么。让孩子看这个行吗?他摇了摇头,这跟他没关系,他并不是那个该为她的节目爱好负责的人。


 


“你是不是生爸爸的气了?”


 


“什么?”他惊讶地看向孩子。


 


“你和爸爸吵架了吗?”


 


Jensen被问题镇住了,不知道这问题从何而来,所以他不知道怎么回答。“没有。我没跟任何人吵架。怎么了?我看起来很生气吗?”


 


“没有,但是你睡在了沙发上。每当父亲和爸爸吵架的时候,父亲就会睡在沙发上。”


 


“好吧,我和你爸爸并没有吵架。”


 


“那你为什么不和他睡在一起?”


 


Jensen的眼睛差点跳出来。他刚才还在担心她不合理的电视节目选择,现在她竟然还对陌生人睡在自己父亲房间这件事熟视无睹。“额,我…..跟你说,我还是把Roxy带回来吧。她也该吃早餐了。”


 


 


 


他一关上大门,Jensen就把手机拿了出来。他不在乎现在有多早,他需要答案,所以他给那个在今年唯一出入过他房子的人打了电话。


 


“Jensen?”她的声音听起来充满睡意,这让Jensen微笑起来。


 


“Genevieve,早安!快告诉我,住在我家的那个火辣男人和那个小女孩是谁?”


 


“该死,Jensen?你到家了?”


 


“是呀,昨晚到的。体会一下当我看到一个男人睡在我床上时我惊讶的心情。”Jensen走到沙滩上,Roxy跑了过来,跳到了他的身上。“我生日虽然还没到,但是心意我领了。”


 


他听着Genevieve结结巴巴得解释,一边站在沙滩上和他的狗玩了一会。“该死,该死,该死。真抱歉,我真的很抱歉。Jared是我的朋友,他需要地方住。他现在的生活非常艰难,他需要逃离出来,然后藏到整个世界都找不到他的地方去。我真的很抱歉Jensen,但是你昨天不还在墨西哥吗?我还以为你不会回来的这么早。”


 


“我前天在墨西哥。”


 


“Guadalajara(墨西哥地名),那是墨西哥!而且,一般你不会回来的这么早。”


 


“我九月份一般都回来了。”Roxy站了起来,朝门看去,“嘿,没什么大事。我昨晚只是吓坏了,我想我也把他吓得够呛。”他转身去看是什么吸引了Roxy的注意力。


 


Genevieve叹了口气。“你能让他们在那再呆一阵吗,直到我给他们找到别的去处?”


 


Jensen很想知道这个人为什么对她如此重要,但是另外一种想法率先席卷了他的大脑。“他和他的孩子想呆多久就呆多久。”


 


“真的?!”


 


“是的。但这回我们就算扯平了,Cabo(墨西哥地名)那次的事你提都不许再提。”


 


Genevieve大笑起来。“好好,说定了。谢谢你Jensen,你人太好了。”


 


“说点我不知道的事。”


 


 


 


当Jensen拍打下身上的沙子时,Roxy已经走到了大门口。即使离得很远,Jensen也可以察觉出她在为屋子里发生的什么而焦躁着。他一走近就知道为什么了,Kaylee哭得歇斯底里的。


 


她父亲的下颚绷得紧紧的,一个肩头挂着他们的行李。


 


Jensen慢慢打开门,正巧听到Jared用那种严厉的父亲语气说道。“现在,Kaylee。别让我说第二遍。”


 


Kaylee没有停止哭泣,她飞奔进了自己的房间,让留下来的两个男人尴尬的沉默了一会。“如果这是关于电视的事,是我给她打开的。也是我给她的酸奶。我很抱歉,如果——”


 


“不是。她生气是因为我们要走了。”


 


“嘿,呜哇,不用这样。”Jensen开口,“我刚跟Genevieve打了电话,她说——”


 


“告诉你了一切。”Jared补完,认为这个陌生人已经彻头彻尾知道了他的事。


 


“没有。事实上,她除了告诉我你和你的孩子需要地方住之外什么都没说。”Jensen开始怪罪自己当时为什么没再多问问具体细节,“她以为我现在还不会回来,怎么说呢,既然你是Genevieve的朋友……”他尝试给Jared一个友好的笑容,“你们该留下来。我在海上有艘船,如果那不行,我和Roxy大不了就在海滩上露营也可以。”


 


Jared震惊地瞪着他看,对他的慷慨目瞪口呆。“但这是你家啊。”


 


Jensen挥舞了下手。“没多大事。现在你更需要地方住。”


 


“我不能,我不能让你去——”


 


“这跟你没关系,是Gen。我欠她的,所以你住在这就算帮我还债了。”


 


Jared摇了摇头。“不,这样不行。这是你家。”


 


“那让你和你的孩子露宿街头就行了?”当Jared最终放弃的时候,Jensen微笑起来,“就让我洗个澡,装下东西。这地方就是你们的了。”


 


Jared艰难地吞咽着,压下那些堵在他喉咙处的情感。“谢谢你,你不知道这对我有多重要。”


 


Jensen挥着手,将Jared的感谢挥散了。“但是狗狗必须跟我走,这件事你来跟她说。”


 


满意地看到Jared小小微笑了起来,Jensen走向主卧去收拾东西和洗澡。他不舍地看着自己的床。昨天支撑他开车的所有信念都是想着之后能躺在他加利福利亚家里的大床上美美的睡觉。而现在等着他的只有简陋的小床了。


 


他脱下穿了整整三天的衬衫时做了个鬼脸。至少还有一个棒极了的热水澡等着他。他刚把短裤脱了下来,卧室的门就突然被撞开了,他惊讶地喘了一口。


 


“我找不到他们了。”担忧得Jared将话冲出口后才意识到Jensen几乎赤裸。他扭过了头,“抱歉。但是Kaylee和你的狗都不见了。”


 


Jensen穿上短裤。“什么?”他走过Jared,走近了大厅。


 


“她不在自己房间里,我——”Jensen将手抵上他的胸膛,将手指放在他嘴唇上让他噤声,Jared立刻停止了交谈。


 


Jensen慢慢走进客房。窗户开着,Roxy从那可以爬出去,但是Kaylee做不到。


 


他歪了歪头,仔细地听着外面的声响。然后他看向Jared。“跟我来。”Jensen带着Jared到了厨房,打开了储物柜的门,看到Kaylee和Roxy大口咀嚼着,Kaylee吃着曲奇,而Roxy吃着狗粮。


 


小女孩吓得几乎跳了起来,她用体重抵着门,想要把门关上。


 


“Kaylee!”Jared训斥道,在女儿推挤时立刻抓住了门。


 


“我不要走,我要和Roxy呆在一起。”


 


Jensen蹲了下来,与女孩四目相对。“Kaylee,你不用走。你会和你爸爸呆在这里。但是我必须把Roxy带走。”


 


“不。”


 


“抱歉,Sweetie。”Jensen继续说,“但是我需要Roxy,我保证一定会带她过来跟你玩的。”他看向Jared,补充道,“如果你爸爸同意的话。”


 


Jared点了点头,只要他的孩子能冷静下来,他什么都同意。


 


 


 


Jared往后退了一步,让女儿和狗狗走出了储物柜,但是他的目光一直流连在Jensen身上。这个人真是这样的吗?要不是除了Genevieve没人知道他在那里的话,他一定会以为这是一个恶劣的玩笑。不管怎么样,这个人都好的不像存在于现实世界里的人。


 


还在蹲着的Jensen开口。“我要去洗个澡。如果你爸爸同意的话,你可以带Roxy出去散散步,或者去后院跟她玩玩球。”


 


Kaylee开心的上蹿下跳。“可以吗爸爸?求你了?”


 


Jared的注意力放到了女儿身上。“好的Sweetheart。你该怎么回答Ackles叔叔?”


 


“谢谢你,Apples叔叔!”


 


“叫我Jensen就好,Sweetie。”


 


“谢谢你,Jensen。”她说着话,将手臂环过他的脖子抱住了他。


 


事情的发展很让Jensen开心,他向Jared微笑。“车库那挂着Roxy的链子。”


 


 


 


Jensen洗完澡后装了包,也把在船上生活的必需品都装好了。他用了一段时间只是欣赏着Jared将球扔向Roxy的场景。Jensen回想起昨晚Jared半裸着躺在他床上的情景。他怎么能让这么火辣的半裸男人睡在他的床上却没跟他做爱,他一定是大不如从前了。


 


Roxy的叫声将Jensen从沉思中拉了出来。他看着Jared的女儿将球扔了三米高,突然一阵悔恨淹没了他。他原本可以和他的家人就这样在沙滩上游玩,而现在他们只能存在于另一个时空里了。Jensen意识到回忆起那些从来没有好处,而现在他要单独被留在那艘船上,这让一切变得更困难了,但是他别无选择。


 


他吹起口哨,Roxy跑向了他,Jared和Kaylee也跟了上来。Jensen扫下Roxy皮毛上的沙子说道。“谢谢你们照顾她。如果需要什么,我把我的电话留在厨房了。”


 


“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谢你,Jensen。”Jared说,Jensen只是挥了挥手。


 


“就像我说的,Gen的朋友一律优待。如果事情有变,记得给我打电话。”当他的狗狗跳入车里时,Jensen回答到。




===================================================


TBC


全文没虐点全是温馨,可以安心食用。


两个人性格都挺好的,孩子和狗狗也都很好,看完心中宁静,充满幸福w


愿你感受到这种光明,并在自己的生活中继续努力下去。


 







评论
热度(37)
  1. YRJ_我满天的小二哥文沫回忆 转载了此文字

© YRJ_我满天的小二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