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RJ_我满天的小二哥

嘿嘿嘿嘿嘿

【AM】near to me 2 (真实的人类半AU,HE,中短)

这两天突然沉迷大薛,所以拖更了一下,我的错( ・᷄ὢ・᷅ )

话说,有没有【群】啊什么的可以收留一下我呀~虽然没什么技能,但是作为小萌新我还是很可爱的!!!求小伙伴呀,一个人在坑底真的好孤单,瑟瑟发抖。

没有的话我明天再来问一遍_(:з」∠)_【【求群 求小伙伴MUA】】


       直到Merlin离开了医院,坐到了公园的长椅上,他依然没能使自己的身体停止颤抖。

       是的,他用了一些小手段偷偷溜了出来,这并不太难。在他接受合成人改造的这些年里,东躲西藏和四处流浪教会了他一些实用的技巧和魔法,让他可以悄无声息的消失在人们的视线中,在不和人打交道的情况下维持着生命。

       重新看见Arthur,这给他带来的冲击实在是太大了,他必须使自己一个人呆着,冷静下来。

       要知道,他等了一千五百多年,而他的心早在这漫长又没有尽头的等待中变得麻木和绝望,他已经不认为Arthur会有真正活过来的一天了,他所做的只是日复一日的赌气地沿袭着等待罢了。但是,命运总是出乎意料的慷慨,他竟然有幸再次遇到这位金发的小王子。Merlin想,他是不会认错的,一千多年来他从来没有将任何人错认成Arthur的样子,那一定是他,也只能是他。

       Merlin在脑海里一遍一遍地重播着刚刚Arthur说话时温柔的嗓音,重播着他惊讶的样子、笑起来的样子、蹲在自己身边的样子,重播着他的手臂落在自己后背、自己脑袋埋在他的胸膛的感觉。那是一个拥抱,他甜蜜的想。

         现在,他的大半大脑已经被机械所取代,他的记忆转成了数据体的形式永远清晰的存留了下来。这使得他在近几年的漂泊中可以时时回望那些好久好久之前模糊的记忆,使他在蜷着身体望着星空的夜里有了慰藉和温暖,就像小姑娘的火柴擦出来的光亮,美好极了。他没想到的是,这也使得昨天的Arthur是那么清晰鲜活。这真是太棒了,他想,他可以永远的一遍一遍的重温那个怀抱的温度了。

       Arthur是个特工,这是个适合他的职业,Merlin毫不怀疑Arthur会成为一名勇敢机智、正义善良的好特工。他会有可以托付后背的队友,会有荣誉和奖章,会收获真正的成就和快乐。他为Arthur感到由衷的开心,但是,他突然意识到这也是一个命悬一线、危机四伏的职业,这个职业同时也在时时考验着人性。Merlin不敢想象在他没能找到Arthur的这几年里,Arthur曾多少次和死亡擦肩而过。他不敢想象在Arthur收获光荣和快乐的背后有多少怀疑和迷茫,他知道Arthur一向不喜欢杀戮,他虽然曾是个骑士,但是他从未在嗜血中得到快乐。没有特工是不需要手染鲜血的,在他把自己当作盾牌保护别人的时候,有没有因为自己见证了伤亡、刺痛了敌人而难过伤心?

       他为他感到担心。

       Merlin的思绪转的飞快,他越想越觉得自己的担心有道理。Merlin站了起来,他最后看了一眼清晨的公园,看了一眼凝结着露水、生机勃勃的花草树木,看了一眼飞翔着歌唱着的小鸟,看了一眼慢跑的行人与伴侣们。他惊奇地发现,这个他无意间路过的公园是这么的美丽、可爱。

       再见,我又要回到阴影里了。Merlin想,他将成为Arthur最锋利的长剑和最坚韧的盾牌,这个想法让他感到振奋、踏实、喜悦和满足。



       当Merlin一路辗转找到Arthur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在医院,又是医院。

       Morgana施施然走进病房,靠在门上,幸灾乐祸的说“Wow,伟大的组长大人也有被人两三招就打进医院的一天。”

       “你在逗我吗?那是合成人!他们的胳膊硬得就像钢铁侠的战甲!”金色头发的年轻特工半靠在病床上,气愤地叫喊着“更何况我根本压根就没有一点点进医院的必要!这不过,是一点点擦伤!” 

       “擦伤?让我看看,右侧小臂粉碎性骨折,嗯,腰部中弹贯穿伤。为了你的肾着想,Arthur,你还是老老实实地躺着吧。”

       “你不要听Gaius小题大做。”

       “他是担心你,而且”,Morgana搬了把椅子,坐在了病床边上,“爸爸也很担心你,他甚至动用了以前的关系。现在你被暂时停职了,以不顾命令擅闯合成人窝为名。嘿,别激动”,女孩慢慢放下Arthur挥舞起来的手臂,“他这么做是为了你好,听说上面的命令就快要下来了,高层这次是铁了心要剿灭这帮合成人。科技部的家伙们已经忙活起来了,我们掺和进去是早晚的事。”

       “Damn it!Morgana,这是谁下的鬼命令!他们不能一起做。刚才我们摸过去交手的时候,你也发现了不是吗?那些合成人是很混蛋,没错。但他们是真的有意识,不是吗?这简直是谋杀。”

       “你以为我喜欢这个吗?Arthur,随随便便的一个合成人就能卸你一条胳膊,你让那些普通人怎么办?也许人类还没有准备好迎接这样一个成员,他们出现的得太早了。”

       “永远不会有准备好的那一天。这只是个误会,他们不过也只是想要保护自己而已。”Arthur偏过头去,坚持着。

       “Arthur”女孩翻开文件夹,扔到金发男人面前,“刚刚那个被带回来的合成人说了,今天上午信息部追踪到的,两天前引起合成人大觉醒的那条代码就是你那个神奇男孩Merlin完成的。你有没有想过,我是说,人类连自己都没认识清楚,怎么可能有能力创造出这样一个强大的生命体出来呢?你想,什么样的身体才可能承受出来那种强度的改造实验?这个人从头到脚都是谜团,他太奇怪了。”Morgana放缓了神色,“我知道你对他的第一印象很好,但是有的时候人们会看错,也许他也并没有他看上去那么简单脆弱。不管怎么说,他毕竟是造成这次混乱的源头所在,难辞其咎。现在,他离开了医院,也没回到合成人那里去,就这样消失了,也许对他来讲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你好好休息,别想这个了。”



       Merlin吸了口气,没有继续听下去,偷偷离开了。

       他蹲在医院楼下的灌木丛边上,满脑子都是Arthur面色苍白躺在病床上的样子。他恨死了Arthur受伤,恨死了这种无能为力的感觉。

         如果说时间有教会他些什么的话,那就是永远不要在其他人的身上投注太多的同情吧。千年来,在他一遍又一遍的回顾过去的时候,他曾设想过千千万万种假设,用千千万万种假设来对抗那该死的命运。如果,就如他一次次祈祷的那样,他真的可以重来一次,他发誓他不会再给那些人任何可以背叛的机会。

       幸运的是,现在还不算太晚。

       Merlin站了起来,Arthur不愿意做的事情,就让他来做吧。这既然是由他开始的,也应该由他来了结。


       十年前,Merlin坐在熟悉的湖畔,从报纸上读到科技公司已经开发出了仿真的高级智能机器人,并将很快投放于市场。也许是这长久的等待还没有完全消磨他的意志,也也许是命运的指引给了他一个疯狂的希冀。好吧,他承认,他是有一个瞬间想过制作出一个似乎不会返回人间的Arthur出来的。 

       总之,他找到了当时最优秀的合成人专家David博士,参加了他为了弥补丧子之痛的人类改造实验,以此作为条件得以参与到人工智能开发的最前沿。

       尽管Merlin作为一个法师,作为一个沉迷于往日岁月满身灰尘的古老灵魂,他并不习惯现代生活,也并不擅长现代科技。但是,在他接触到这项研究的时候,他就知道想要依凭博士的能力来赋予合成人生命是不可能的。

       也许人类的很多行为像是刺激和反应,但是灵魂往往比两个神经元的交流要复杂得多。

       创造生命,这是科技无可涉及的领域,但魔法可以。

       所以Merlin一直在静静等待着,等待着研究成熟到只需要魔法添最后一块柴火的那一天。幸运的是,他等到了。

       尽管David博士的逝世暂停了把人类改造成完全的钢铁之躯的进程,但是Merlin已经制作出来了那把唤醒生命的钥匙。事实上,如果他想的话,他完全可以制作一个永恒之王出来。但是,当他到了最后一步的时候,他退缩了。

       Merlin记得那天,他看着作为实验被欢迎的那几个合成人,突然意识到这样不对。Arthur不是这样子的,他应该有落满了星星的灰蓝色眼睛;他应该有需要时时修建的毛绒绒的金黄色头发;他应该有可以去品尝那些美味的食物的味蕾;他应该有一个好看的、但总是需要增加腰带孔数的易发胖的身体;他应该有体温,是真正意义上的那种,而不是由数据做出来的、一个完美的不会变化的数字;他应该有有力的心跳,那个时时让Merlin操心着会不会停止的心跳;他应该有血液,就像他曾经的披风一样鲜红纯粹的红色血液。

       他彻底的明白下来,他所做的这一切都毫无意义,他制造出来的那些勉强称之为生命的人们,再美丽、再智慧、再生动,也和Arthur毫无关联。他靠着墙一点点滑到地上,心中失去了最后一点点的火星和光亮。

       


        Merlin从回忆里醒过来,幸好,他有那个生杀予夺的能力不是吗?也许,他是唯一一个可以停止这场荒唐的闹剧的人了。

        Merlin离开了医院,走向了合成人的据点。



评论(2)
热度(9)

© YRJ_我满天的小二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