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RJ_我满天的小二哥

嘿嘿嘿嘿嘿

【瑞士军刀男】【Hank/Manny】Magic(HE一发完)

以前,我以为我萌上suits就是冷到极点了…事实证明,我还是太天真了……

cp是Hank和Manny,没逻辑OOC傻白甜,就!是!为!了!H!E!

感觉坑里就我一个人,寂寞如雪_(:з」∠)_



        Hank留在小镇的一家孤儿院里,当了义工。

        他身无长处,一事无成,没有什么特别拿的出手的技能和学位,很难谋得一份被社会所赞许的体面职业。

        他也曾想过在孤儿院里正式、长久的工作下去。然而,现在的福利机构对工作人员的要求也越来越高了,他没有相关教育经历,也没有资格证书,只能以类似志愿者的身份在这里帮帮忙。

       幸运的是,他的温和耐心和敏感良善很适合这里的环境,孩子们和教职工也都非常喜欢他。老院长告诉他,下个月镇里将联合大学举办一次社工的培训活动,也许他可以参加课程然后准备考试,正式成为这里的一员。

       说实话,学校对他而言算不上是什么开心的回忆。说到学习,他多少是畏缩的、没把握的。那些嘲笑和排斥给他烙下的阴影太深了,以至于在他已经决定接受自己的今天,依然会时不时地跳出来提醒着他小心和放弃。

        但是,为了这里的孩子们,他也打算试一试。


        一年前,他在病床上醒来,向医生证明自己没有妄想症;跟女神解释和道歉,让她不要担心,自己并无恶意;和爸爸交谈,表达爱和抱歉。

       等他弄完这一切。他是说,对他而言,跟人打交道这件事情真的真的是太困难了。他想自己做得还不错,值得一个鼓励,不是吗?

       他回到了那片森林和沙滩。

       海浪可以消灭一切。不到一个月的工夫,这片人迹罕至的暗金色沙滩上已经找不到任何与他相关的痕迹了。他捡起一根淋湿的木枝,也许这就是那堆他们面对面坐着的时候堆起来的树枝之一。那个时候,他刚刚回到人类社会,尸体还没有觉醒,他兴奋极了。一念之差,他拖着这个把他从死亡边缘拉回来的神奇尸体一起进入了森林,然后有了第一个朋友。这便是海洋给他留下的所有了,他想,也许其他的树枝早已经踏浪而去,就像Manny一样。

       相比而言,森林里就好太多了。尽管经历了媒体的探访,他的汽车和乐队成员依然保留很好。那段视频被记者曝光到了网络上,然而也并没能掀起多少的讨论,在信息化的今天,可以夺人眼球的有趣事件实在太多了。他的新闻很快被覆盖了过去,被人们所遗忘。作为一个边缘人和失败者,他的生活一直是这样的,而这样也很好。 

       他坐在他的公交车上,自己开了一个篝火晚会,然后和朋友们告别。


       Hank卖掉了他的小公寓,去了这个小镇的孤儿院报了名,然后在附近租了一个单人间。

       每个月他都会去探望他的父亲,刚开始他们彼此都有点尴尬。他鼓励自己坚持下来,现在他们已经可以随意的交谈,彼此理解。几个月前,老人生病住了院,他每天往返于孤儿院和医院之间,这使得他的生活慢慢忙碌了起来。

       在他前二十多年的人生里,他都在怀疑、不安和自我厌弃中度过。没有什么人告诉过他犯点错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和其他人一不一样都没有关系,做重要的事情是他要快乐。

       这种心态在这里的孩子们当中实在是太常见了,这一年来,他和或害羞或反叛的孩子们打交道。这些孩子多少在亲密关系的处理中存在问题,他们中的很多人都曾被亲人所伤害和抛弃,他们中有身体或心理疾病的也很多。Hank看着这些紧张、防备的孩子们,决定了他再也不会从这里离开。

       事实上,他的任务很简单,就是陪伴。

       他帮助这里的老师们送他们上学,辅导功课。他督促孩子们按时上床睡觉,给年纪小的读故事。他和孩子们聊天、玩耍、绘画,周末一起去公园。

       他曾经那些怯懦胆小的缺点,在这里都成为了温和耐心的好脾气。他令人惊奇的能够理解每一个人,他从来没说过重话没黑过脸,他手很巧,能用任何手边的东西作出有趣的玩意儿来。每个孩子都很喜欢他。Hank从来没有想过,他能做出如此的成就——帮助这么多的人。

 


        在这里所有的孩子中,他和Samantha的关系最好。

        Sammy是一个七岁的小女孩,他们刚刚认识的时候,小女孩孤僻而叛逆。六个月前,Sammy被镇里的神父领养,院里的工作人员们都为她感到高兴,不少孩子还偷偷嫉妒着她能够得到风度翩翩的神父的青睐。然而,在Hank去回访的那一天,女孩冲过来揪着他的袖子——这是她第一次主动和Hank接触——塞进他手里一幅画,是一片黑色的森林。

       神父把女孩拦回身后,遗憾地表示着女孩依然叛逆不驯,并宣称自己并不会就此放弃。

       Hank看着甩掉神父的手,狠狠盯着他的Samantha,感到不安。

       后来,他坚定地申请儿童保护机构的检查和介入,事实证明女孩正处于严重的虐待之下。这件事情牵扯的人员很多,和权威作作对总是不太容易的。他差点被迫离开,历经万难,最后Samantha终于回到了孤儿院。于是,那些波折也就都不再重要了。


       在他生日的那一天,一位年轻姑娘向他表了白。

       上帝,这是第一次。他不知所措,受宠若惊,惶恐不安。以前,他从来没有想过,向他这样的人也会讨人喜欢。而现在,不知道已经有多久,他没有再考虑过爱情这件事情了。

       曾经被他偷偷设为桌面壁纸的女神似乎已经从他生命中悄然退出了,他不再想起那位家庭美满的女士,不再对遇到的美丽姑娘们感到心动,不再翻动色情杂志。似乎,他就是这样忘记了追求爱情。

       他红着脸磕磕巴巴和女孩解释,直到回到家头都是晕晕的。

       那天晚上,他插着耳机骑着单车回到了那篇森林。去年的这一天,他荒岛求生,孤立无援,和一个尸体相依为命,还倒霉得遇上了狗熊的攻击差点被咬断了腿。然而,他却度过了生命中最好的一个生日。

       他们俩枕在一块腐木之上,点着柴火烤着河里打的鱼,仰望星空。他们谈论能与不能,讨论父亲和家庭,讨论爱。

       他掏出手机。那个黑色的破旧手机被摔得已经有些反应迟缓了,动不动还会黑屏死机,待机时间也越来越短,可是他却从来没有想过追随潮流换掉它。

       手机里有一个隐藏的文件夹,里面是好多张照片。

       他和Manny。

       他躺在他们曾一起并肩躺过的地方,想起那个无所不能的人,想起公交车上的相遇,想起他赶走狗熊弄得自己浑身是火的样子,想起他说要自己快乐,想起那个吻。

       这是唯一能够证明他曾真实存在过的东西了,他想。其实他也怀疑过那段奇妙的旅行是神赐的奇迹还是自己疯狂的臆想,他没有办法说服自己怎么有如此违反常理的事情的发生,但他也不忍就此否定。不过,后来他发现,是真是假已经不重要,Manny早已顺海而去。

       在回来的路上,旋律轻轻回荡在他耳边。他想,他并不是忘记了爱情,他早就和爱相遇。



       除了那次出乎意料的勇敢反抗和一位姑娘的告白外,他的生活按部就班,乏善可陈。

       六月再一次到来,一年的时光跳跃着逝去了。

       他的父亲痊愈出院。他通过了社工资格考试,成为了孤儿院的正式一员。Samantha一天天长大,不再那么封闭自己,露出了她原本善良热情的样子。那位姑娘和一位乐观开朗的年轻人在一起了,他还去参加了他们的订婚典礼。Hank靠着自己的工资和做手工活攒下的积蓄支付了一栋小房子的首付,有了自己的小院子,还领回家了几条流浪的小狗。

        一切都很好。


        “Er, Hank?” 老院长走进来,拍了拍他的肩膀。

        他放下了手里的故事书,对这位接纳了他的老院长微笑了一下。

        两年过去了,他自信了很多,却依然腼腆。

        “刚刚来了一位年轻人,他提出想要收养Samantha,我想你和她的关系最好,也许你会想去看看。”顿了顿,院长补充到,“我看Sammy挺喜欢他的。”

         Hank脑子稍微炸了一下。尽管他并不比Samantha大很多,但在他心里已经把Sammy看成是自己亲生的女儿一般了。他以为他们会一直这样相互扶持着生活下去,看着Sammy长大,上大学,坠入爱河,找到自己的事业和爱人。他安慰自己,如果Sammy可以被好人收养也是好事,孤儿院总归是和自己的家庭不一样的,前提是一定要确认对方是值得信赖的好人。

        他这样想着,思绪很杂。

        然后,他推开门,看见了一个人。

        那个男人背对着他,穿着灰蓝色的西装,站姿挺拔。他不是很高,有着黑色的卷发,看上去很可爱。Hank愣住了,他的手指不断的颤抖,满脑子都是心脏砰砰砰砰的跳动声,他视线模糊,手心冒汗。

        男人转过身来,圆圆的脸,绿色的眼睛。

        男人冲他摊摊手,走了过来。

        “Hey, my name is Manny.”

        一步两步,他心跳如鼓。


       “Hank?”他看见对面的人嘴唇动了动。

       “…hmm?”

       “Pick up my hand.”他进入了一个怀抱,微笑和眼泪一同到来。


       以前,他的生活是凌乱的线条,尖锐伤人。后来,他学会和自己和解,和世界和解,他幸运地得以发现一点点生命意义,他成为了一个温和的圆。他以为这已经足够好,直到对面的人归来,将他填满。

        爱是魔法,也是奇迹。

        他们能够相遇便是最好的事情。

        而相爱的人们,终将相遇。



(btw 女孩和神父梗来自spn,算是致敬吧,泪目)


评论(4)
热度(8)

© YRJ_我满天的小二哥 | Powered by LOFTER